热血传奇的版权纷争大戏

  2019年12月29日    4789 阅读  2 评论

作者:钛媒体

12月18日,世纪华通发布一则公告,公告表示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株式会社传奇 IP 公司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Legend of Mir2》改编权授权。在此之前,A股另外一家上市公司星辉娱乐发布公告,其子公司星辉天拓因旗下《烈焰龙城》同娱美德等公司共同成为被告,原告蓝沙信息(世纪华通子公司)诉称,娱美德等主体的行为构成对其享有《Legend of Mir2》游戏著作权独占性授权的侵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承担侵权责任,并赔偿4亿人民币的经济损失。

而世纪华通在今年年初发布的公告显示,仅在当时,其子公司盛趣网络同娱美德及相关公司尚未了结的、金额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或与游戏运营直接有关的重大诉讼、仲裁便达29项。
有关《Legend of Mir2》的版权,剪不断理还乱的背后,是一场事关年产值达到300亿的市场之争。
鸡肋的《传奇2》

1998年,当时刚刚成立2年的Actoz在韩国本土上线了一款游戏,我们可以称之为《传奇1》,这款游戏在上线后收到了不错的反馈。

于是再接再厉,到了2000年初,在《传奇1》的基础上,Actoz推出了《传奇2》,也就是《Legend of Mir2》。

但彼时,《传奇2》在韩国本土市场的表现不是太好,因为2000年左右,韩国的网游市场进入了《天堂》的时代,截止2000年底,《天堂》在韩国的总在线人数在10万人以上,是当时无可撼动的第一网游。

基于《天堂》当时的强势,在玩法上与《天堂》有着一定重合度的《传奇2》迅速的被Actoz放弃了,开始逐步的收回相关的运营资源。

这一举动使得当时《传奇2》的研发组组长朴关浩十分不满,而当时也恰逢韩国网游开启黄金时代,一些知名制作人纷纷出走创业。

比如李承灿就是在那一时间段由于与Nexon的创始人金正洙就《QuizQuiz》的运营模式起了冲突出走Nexon创办Wizet,研发出了《冒险岛》。

朴关浩走上了和李承灿同样的路,出走Actoz,创办了娱美德(Wemade)。

因为Actoz本身对《传奇2》不抱有希望,所以对朴关浩和其团队的出走并没有设置门槛,甚至决定把《传奇2》项目就此交给娱美德去做,毕竟朴关浩团队的出走,《传奇2》后续必将瘫痪。与其将《传奇2》留在手里,还不如交给娱美德,以此对价获得娱美德的40%股权,以及《传奇2》的共同著作人权利,这是一个很公道的价格了。

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MBO模式,Actoz将边缘产品给剥离了出去,做的不好无所谓,做的好依旧可以分享40%的股份红利。如果《传奇2》攥在自己手中,等同鸡肋。

“父子”反目,“兄弟”阋墙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娱美德正式成立,而这样的版权模式也为此后的版权纷争埋下了伏笔。

2000年,陈天桥无意中发现了《传奇2》这个项目,这个时候他的第一次创业由于互联网泡沫的到来陷入了困境,于是他决定放手一搏,押注《传奇2》,并找到了Actoz。

对于有人找上门来代理《传奇2》,Actoz自然是欢迎的,因为这款游戏在韩国就表现不好,双方一拍即合,仅仅30万美元的价格,陈天桥拿下了《传奇2》的中国代理权。

2001年,经Actoz授权,《热血传奇》在中国正式上线,从此拉开了中国网游市场的传奇之路。

《热血传奇》的火爆谁也未曾料到,而最难受的莫过于仅仅以30万美元就出售了版权的Actoz。

盛大与Actoz之间的大战正式拉开大幕,有媒体报道称,2003年1月24日,《传奇2》开发商韩国Actoz公司单方面对外宣布:“由于盛大网络连续两个月拖延支付分成费,终止与盛大网络就《传奇2》网络游戏的授权协议”。1月31日,除夕夜,Actoz与其下属公司Wemade发表联合公告。

2003年7月初,盛大在新加坡向国际商会正式提起仲裁申请,要求Actoz及Wemade承担因其违约给盛大造成的一切损失。7月13日,Actoz在韩国国内发布公告,表示将赴新加坡法庭起诉盛大,两家韩国开发商向盛大的索赔金额达到6200万美元。

最终,双方和解。2003年8月18日,上海盛大与韩国Actoz秘密和解,续约《传奇2》2年的版权,代理费用从30万美元上涨至400万美元,并向Actoz支付30%的游戏分成。

盛大与Actoz的版权纠纷以30%的分成作为结束,此后盛大又逐渐的收购了Actoz的股份,但这并不意味着版权纠纷的结束,而是愈演愈烈。

其中一开始的焦点在于Actoz与娱美德之间,对于这30%的分成费用到底如何去分,向外授权到底谁是主导,Actoz与Wemade两家公司甚至对薄公堂。

2004年2月,针对Actoz与Wemade两家纠纷,韩国法院判决《传奇2》海外主导权归Actoz。

但娱美德本就没有将全部的希望放在诉讼上,而是另起炉灶,在2003年研发了《传奇3》,并将这款游戏授权给了光通引入国内,以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分享《传奇2》的红利。

然而《传奇3》没能取得成功,娱美德也逐渐意识到了《传奇2》与盛大已经连为一体,同Actoz之间也就分成达成了协议,而盛大在收购Actoz 51%股份后,在2007年同意娱美德以2000万美元赎回Actoz所持有娱美德40%的股份。

娱美德的半条命靠授权

但随着手游时代的到来,以往的和谐关系再一次被彻底打破,手游赋予了《传奇2》这个IP更大的价值。

于是娱美德开始向外各种授权,盛大和Actoz进行各种诉讼,认为娱美德侵权,而另外一面盛大和Actoz也在向外进行各种授权,娱美德也进行各种诉讼,认为盛大侵权。

谁对谁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传奇2》这个IP背后带来的价值实在太过于吸引人了。

2016-2017年以及2018年1-4月,盛大《传奇2》IP系列产品的收入分别是18.42亿,11.86亿和3.01亿元;毛利分别为15.44亿,9.91亿和2.28亿元。

截至2019年上半年,页游《蓝月传奇》累计流水超过36亿元,最高月流水突破2亿元。H5游戏《传奇来了》上线首月流水即超千万元,2017年总收入超过了2.5亿元。

刚刚上市的中手游,2019年半年报数据中,《传奇世界之雷霆霸业》手游给中手游半年带来了7.72亿元收入,占整体营收比重超过50%。

这还仅仅是浮在水面上的上市公司,在加上国内的一些私服、已经一些其它公司做的产品,无外乎娱美德CEO张贤国曾对外表示:“《热血传奇》正版市场我们有个大概的数字,我们获取到的信息整体估算下来大概是一年300亿人民币。”

而在这个巨大的价值背后,娱美德完全完全患上了《《传奇2》》IP授权的依赖症更是加剧了版权的纷争。2019年第三季度,娱美德营收289.46亿韩元,其中版权收入159.86亿韩元,占收入的55.23%。

可以说娱美德的半条命维系在了《传奇2》IP的授权上,于是娱美德开始不停的绕过Actoz开始向外授权,同时盛大与Actoz向外的任何授权又想插手分一杯羹,只允许自己单独授权,不允许盛大与Actoz单独授权。

娱美德的如此作态也惹怒了盛大与Actoz,由此而来的是盛大与Actoz也纷纷开始起诉娱美德单独的向外授权,强调自己是中国的唯一授权途径。

双方就此进入到了不停的诉讼阶段。

300亿市场,娱美德吃相难看

谁对谁错,版权到底归谁,我们难以下判断。

但从诉讼结果去看,无论是盛大起诉娱美德的授权违法,还是娱美德起诉盛大的授权违法,大多数以失败告终。到底是谁的版权,到底谁是唯一合法的途径,亦或者两者都是合法的途径,这到今天依旧是争议。

而在这些争议的背后,带来的后果就是项目搁置,资金打水漂。不少拿了争议版权的中小型公司,因为诉讼、成本、玩家流失等问题最终都有可能被迫走向破产。

即便是恺英这样的上市公司,也遭到了版权的困扰,一开始恺英是与娱美德进行了授权上的签约,但遭到了盛大和Actoz的起诉,后来恺英又与盛大签约,但反之遭到了娱美德的起诉。

但总不至于让恺英为了拿一个版权,向两家公司支付版权金分成,类似的事情让很多公司苦不堪言。

其实,无论是娱美德,还是盛大,在这个300亿的市场当中,谁也无法完全吃下,即便是今天出现了这么多的有一方授权的产品情况下,市场当中私服、没有任何一方授权的产品依旧有着庞大的体量。

归根结底,如此的诉讼不断,版权争议最终损害的还是《传奇2》这个300亿的市场。而娱美德又要求从盛大的授权中分利,又企图绕开盛大私自授权的吃独食行为使得现在出现了诉讼不断的结果。

请先 [登录] 再参与讨论  SVIP介绍

2 位朋友发表了看法
  • 1楼 mingjrqk   SVIP付费会员 2019-12-30 14:38:53 回复
    恕我直言 垃圾游戏
    • 1楼 深蓝   管理员 2019-12-31 11:48:50 回复
      没玩过,不知道好玩不好玩。
深蓝微信